总裁请轻点

总裁豪门

一夜欢宠被人夺去了第一次,疲惫回家发现老公带着小三挺着肚子登堂入室。小三陷害,无辜扣上一顶给人当小三的帽子,让她跌入了人生的低谷。没有夫妻之名,但有夫妻之实的男人再一次出现,给她买最耀眼的婚戒,让她做最美的新娘。层层真相解开之后,前夫跪在她的面前忏悔,恳求

推荐阅读:总裁请轻点

各种回音
  1. 说: 回复

    第1章 一场不怀好意的梦

    金秋十月,午后的阳光正烈。
    乔楚从医院出来,一身的憔悴疲倦。
    突然,乔楚的眼前一黑,一块黑布从天而降,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叫喊,就觉得四肢无力,失去了知觉。
    乔楚的意识模模糊糊之间,觉得有股陌生的气息笼罩在她的周身。
    强烈的男性气息压迫着她……
    就像做了一场不怀好意的梦。
    等到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,乔楚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/上。
    她很快看到,床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。
    他盯着她的目光,阴沉沉的,仿佛要吞噬她一般的冰寒。
    男人长得十分俊美,乔楚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,一瞬间被惊艳到了,连害怕都忘记,只顾怔怔愣愣地看着他。
    此时此刻,她以为自己在做梦。
    “谁派你来的?”男人开口了,低沉的磁性很是吸引人:“接近我有什么目的?”
    这个声音一出,仿佛倾泄一室的清辉,却让乔楚的神智瞬间拉回现实。
    乔楚动一动身体,更加觉得全身像被车轮辗过一般,浑身酸痛。
    心脏骤然地猛缩,下沉,也感觉到了害怕和绝望。
   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气息,还有陌生的冷酷男人,彻底把她吓傻了。
    慌乱地抱紧身体,乔楚缩到床的最里边,警惕地望着对面那个好看到过分的男人。
    乔楚张了张嘴,发现自己的喉咙嘶哑,声音颤抖得厉害,“你是什么人?”
    司屹川起身,一步步走到乔楚面前。
    他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压迫和侵略感,乔楚意识到,这是个十分危险的男人。
    司屹川却不给她冷静的机会,“哗啦”一下拉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单。
    身体上青一块紫一块,足见昨晚的战状有多激烈。
    他的目光暗沉,伸手握住乔楚的下巴,残忍地重复那句问话:“谁派你来的?”
    乔楚拼命地摇头。
    司屹川的声音更冷:“老实点,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。”
    乔楚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。她低头想避开男人可怕的眼神,却一下瞥见床单上的落红!
    一瞬间天旋地转,心痛得眼泪瞬间就飙了出来。
    神智崩溃,乔楚语无伦次地说:“我不认识你!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?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你快走开!!”
    司屹川皱眉。
    这个女人所表现出来的无助惶恐,完全不像装出来的。
    难道,她也是被迫的一方?
    想到这里,司屹川的眼底越发冰寒。
    胆敢在他的酒水里动手脚,不管对方是谁,怕是已经活得不耐烦了!
    门外突然被推开,一群娱乐记者峰拥而进。
    司屹川神色一动,拉过床被从头到脚裹紧乔楚,把她抱进怀里。
    即使隔着被单,司屹川仍然感觉到怀里的女人,柔软得不可思议。
    “咔嚓咔嚓”的闪光灯亮起,娱记们只拍到司屹川阴寒的脸,以及他怀里那个完全看不到脸的“女人”。
    “司少,请问您怀里抱着的女人,是谁?”
    “她是您心爱的女人吗?为什么要这么保护着她?”
    “司少夫人已经过世多年,您是否打算再娶?”
    “司少夫人过世后,司家内定替补的新少夫人,不是司少夫人的妹妹白玫吗?难道您怀里这位,就是白玫白小姐?”
    记者的问题像炮弹一样,不停轰炸司屹川,仿佛不问到一两条有用的信息,就不肯罢休。
    司屹川向来低调神秘,这么难得地碰到他传这种绯闻,自然要尽可能地挖掘他的隐秘。
    乔楚颤抖地缩在司屹川的怀里,不敢吭声,陌生的男性气息充斥她的鼻息,却让陷在黑暗里的她,觉得莫名安心。
    乔楚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:他一定会保护好她。
    “首先,白玫只是我已逝妻子的妹妹,不是什么内定的司少夫人。”司屹川冷笑,利得像鹰的目光扫过在场的记者,“其次――谁给你们的胆子?敢来我这里挖料?滚出去!”
    娱记们立即噤若寒蝉。
    他们最初收到司屹川开房的消息时,以为能第一时间挖到猛料,都兴奋得忘记了对方的身份。
    司屹川是什么人?
    江城最有权有势,随便跺跺脚,都能让江城颤上三颤的男人。
    真是冲昏头了才敢在这种男人身上撩虎须。
    没能拍到那个女人的样子,娱记们有不甘心。
    但转念一想,就算真拍到了,只要司屹川说一句“不准”,哪家报社敢报道这些资料?
    还是赶紧离开,别让司少记住他们的名字。
    娱记们打定主意后,纷纷收起相机,逃也似地离开司少的房间。
    司屹川这才放开乔楚,让她穿好衣服,并安排底下的人护送她安全离开酒店。
    末了警告她,这件事不准传扬出去。乔楚巴不得这件事永远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。
    最后,司屹川承诺道:“既然你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,无意中卷进这种事里,我会把事情查清楚,给你一个说法。”
    乔楚知道,这个男人大约也是不得已,才会跟她发生这种关系。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可怕的酒店的。
    回家后,乔楚把自己关在浴室里,一遍遍地冲洗身体。
    她觉得自己很脏。跟了钟少铭一年多,结婚又六个月,可是少铭总是表现得特别忙,从来没有碰过她。
    她一直都想把最美好的自己,交给丈夫。没想到,美好纯洁的心愿,却瞬间被击得粉碎。
    反复地在水里泡了几个小时,她才肯起来。 刚穿好衣服走出客厅,就看到丈夫钟少铭已经回来了。

    推荐阅读:总裁请轻点

评个论吧: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