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太贪玩

都市言情

 

“顾成峰,这样强迫一个人,有意思吗?”她看着他,声音,那么凉,那么冷……他讥笑,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,“小东西,这仅仅只是开始。”“不知你恨的人是我,还是我们言氏家族,但如果那么恨,为什么不直接将我父亲送入监狱,将言氏彻底击垮?” “如果真恨一个人

 

 

推荐阅读:总裁太贪玩

各种回音
  1. 说: 回复

    第1章 :尊贵的猎人
    言若雪推开了病房的门,里面因为拉上了窗帘的缘故,光线显得有些幽暗。
    视线中,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。
    莫名的,喉咙间弥漫出丝丝苦涩……
    尽管,在这之前她做足了充分的心理准备,但,那颗忐忑的心还是漏跳了一拍。
    男人的身影挺拔而英俊,讳莫如深的眼眸,凝着言若雪。
    薄薄的唇角勾动,是一抹淡淡嘲讽的弧度:“等你很久了。”
    “我妈妈呢?”言若雪失声,音量蓦然暗哑了下去。
    顾成峰只是伸出食指,放在自己唇上,示意她噤声:“医生刚刚打过镇静药物,她在睡觉。”
    言若雪轻声走到内室的门前,她打开了门。
    里面,躺在病床上的人呼吸十分平稳,正在安睡。
    “病痛的折磨让她饱受痛苦,只有注射了镇定剂,她才能安然入睡。”后面,传来顾成峰淡淡的声音,是在告诉言若雪。
    只是,听起来却更像是一种威胁。
    “言氏被债务压顶,马上就要倒闭了,而你的母亲也就意味着无钱治疗,你说,你是不是该为你的父母,家族做些什么呢?”
    言若雪的脚步顿了顿,脸色一片僵硬。
    而此时,一股热气慢慢逼近。
    身后,她清晰感受到那越来越近的男性气息,淡淡的古龙水缓缓将她包裹。
    身子,陡然一颤。
    下一瞬,男人坚硬的胸膛,已经抵在了她的后背。
    “放开我……”
    “你的母亲,急需资金动手术。”
    “你想做什么?”
    耳畔,男人低沉的气息微微扬起,结实的手臂慢慢将怀中的女人圈住:“言氏债务压顶,而你的父亲,更是在几年前,利用内幕消息操控股市,随时都面临着牢狱之灾。”
    “你在威胁我?”听着男人的话语,她本能的挑唇反问,只是,那传出来的声音,透着连她自己都未曾察觉的颤抖。
    万般心慌,无助。
    尽管,她拼命的咬着唇,试图保持着镇定。
    “威胁?”他拉长声音,深邃而森冷:“只有强迫,或者被迫才能算是威胁,而你……根本不存在。”
  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    他凉薄的唇,如此倨傲。
    眸中,更是一片漠然的冷:“还记得刚刚的电话中,我跟你说的话吗?”
    她看着他。
    他勾唇:“言氏集团因为你的父亲,言中瑾的一项决策错误,投资失利,遇到前所未有的债务危机,而此时,你的母亲重病卧床,更是需要大笔资金动手术。”
    她声音颤抖:“你说,你能够让言氏起死回生,能够给我母亲安排手术,能够让我父亲操作股市的犯罪证据,从此封存,再无人追究。
    他笑:“我也说,我在你母亲的病房里。”
    “所以,我疯狂的赶了过来。”
   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只觉得周身一股危险气息陡然蔓延着……
    “要如何,你才愿意帮我?”
    顾成峰并不着急回答,他抬手,修长冰冷的手指从背后慢慢抚在了她的小脸上,指肚间传来的柔滑感,令他深邃的眼眸一缩。
    下一瞬,敛聚了几分嘲讽的弧度在嘴边蔓延开来:“你来,便已然知道我要跟你谈的交易,而你需要付出什么了,不是吗?”
    她的肌肤因他的触摸,立刻激起惊颤。
    男人冰凉的温度,就像魔鬼一样,慢慢地将她缠绕。
    不知道为何,那股子冰凉间,仿佛纠缠了一股深深的恨意。
    “我们之间……有仇??”她疑问:“你,恨我?”
    “恨?”
    顾成峰弯唇笑了,那过于低暗的声音中透着一丝讥谑。
    他感受着她肌肤上的颤栗,答非所问。
    “你在害怕?”
    明明是问,传出的声音却是如此的薄凉,不带一丝情感。
    “害怕与否,这对于你而言,重要吗?”
    “不重要。”他讥笑她的自知自明:“因为,你不配让我怜惜。”
    眸色,与他对视。
    男人那双深邃的眸子间,在敛聚着什么。
    对,是恨意,是深深的恨意。
    她心尖一触。
    羞辱,愤恨,怒意接踵而来……
    但,最终都在现实面前,幻化为了隐忍。
    她侧头,避开了他鼻翼间喷洒出来的气息,气势寸寸弱下去:“我想,我并不是顾先生喜欢的类型……!”
    “除了这一点,你别无选择。”
    淡淡的话语,却是如若阎王的宣判。
    残忍,而薄情。
    她瞪着他:“你,无耻!!”
    他怒,却又绽笑开来。
    他睥睨着她,是万般的嘲讽:“可你不正是选择了在我这个‘无耻之徒’面前,渐渐妥协,认输,然后最终放下自尊,任人踩踏吗?”
    “你……!”她面色青红交错,五指握紧成拳:“别妄想了,我是不会屈服于你的,言氏屹立商场多年,除了你,我就不信没有人可以帮我们。”
    说完,言若雪打开门,冲了出去。
    “是吗,你就这么有自信?”顾成峰目光冷寒,一字一句,惜字如金,宛若寒冰,“言若雪,我等着你后悔,回来求我!!”
    “永远也不会有那么一天……”
    她的背影消失在尽头,嘴上倔强不屈,内心却彷徨失措,慌乱不已。
    言氏,父亲……
    病房里,顾成峰收了眸,他将助理叫了进来。
    “总裁。”
    “立刻放出消息,谁敢注资言氏,就是与我顾氏为敌。”
    “好的,总裁,我马上就去办。”
    “另外,将言中瑾曾经操控股市的消息放出去,我要让言氏的股票一夜之间变为废纸。”
    狠厉的声音,响彻整个病房。
    助理身子一颤,看来总裁这一次是要下狠手了,她小心询问:“那言中瑾操控股市内幕的证据,需要交给警方吗?”
    墨染般的眸眯起,狭长而深邃。
    下一秒,他挑唇:“暂时不用。”
    一切尽在掌控中,又何需急于一时?
    现在,只不过是给言氏一个教训,给言若雪一个威胁而已。
    助理看着顾成峰,他明明要对付言家,却又不着急,就如同一个尊贵的猎人,优雅的玩弄着掌心的猎物,不会一口将你吃掉,而是把你留在身边慢慢折磨,然后欣赏你痛苦,挣扎的样子,以此让他兴奋,刺激。
    这就是强者的游戏,危险至极。

    推荐阅读:总裁太贪玩

评个论吧: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