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凶猛

总裁豪门

 

宋歌出生在内蒙古的一个小村庄里,村子很小,从村东头跑到村西头,也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。村子中间是一方平整的打谷场,站在打谷场上往北看,就能看到绵延起伏的群山,远远地,连着天边的云,零星地缀着白色的羊群。

 

推荐阅读:总裁凶猛

各种回音
  1. 说: 回复

    第一章 开始

    宋歌出生在内蒙古的一个小村庄里,村子很小,从村东头跑到村西头,也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。村子中间是一方平整的打谷场,站在打谷场上往北看,就能看到绵延起伏的群山,远远地,连着天边的云,零星地缀着白色的羊群。
    宋歌从小就喜欢看家乡的山,家乡的云,每次写完作业,总会跑到打谷场上蹲着,怎么看都看不够。
    村里的奶奶总说:“宋歌这么爱学习,一定能考上大学。”
    宋歌就有些不乐意地撅着嘴,挺着小肚子,跟奶奶强调:“我是要考政法大学!是政法大学。”
    其他大人就笑,停下手里的活计,回头来问宋歌:“小丫头片子,这倒是知道,那你知道政法大学,出来是做什么的?”
    宋歌涨红了脸,支吾着回答:“当律师。”
    其他大人就哄笑起来:“宋家小丫头就是聪明,连这个都知道。”
    宋歌背着手,偷偷地绞着手指头,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垂着脑袋,不去看那些大人。
    其实,宋歌也不知道对不对,只是看电视里上是这么说的。
    电视里那个律师,穿着白衬衫,黑色西服,站在辩护律师的位子上说,他是从什么政法大学毕业的。到底是哪个政法大学,宋歌不记得了,可是那个律师雄赳赳、气昂昂的样子,看起来特别神气。而且,好像只要这个律师说的话,就特别容易让人相信。而且对面的坏人一直都在狡辩,最后被那个律师说得跌坐在位子上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宋歌不知道那是电视剧,就是单纯地想长大了也那样,神气地把坏人说得哑口无言就好了。
    宋妈妈来叫宋歌回家的时候,村里的奶奶笑得一脸的褶子,和宋妈妈说:“你家丫头有出息哦,要考政法大学当律师呢!”
    宋歌被说的小脸通红,回身抱着宋妈妈的腿不放。
    宋妈妈拍着宋歌毛茸茸的脑袋,将宋歌抱起来,笑着问:“歌儿要当律师?”
    宋歌抱着宋妈妈的脖子,认真地点头:“嗯,要的。”
    揉揉宋歌的发旋,宋妈妈笑得眼睛都眯起来:“好嘞,要想当律师,那咱们的歌儿可要更加用功的学习!今天妈妈抱你回去,歌儿回去读书好不好?”
    宋歌赶紧用力点头:“我会好好读书的。”
    宋妈妈轻轻拍了拍宋歌的后背,眼里满是欣慰:“咱们的歌儿真乖!”
    回家的路上,宋妈妈手心里握着宋歌的小手,眼里是宋歌从来没有见过的坚定。宋妈妈偏了偏头,看向远处的大山,那里依旧是群山连云,这个小村子三面都是大山,想要出村子,就只有一条小路。
    在心里叹息一声,宋妈妈问宋歌:“歌儿想去哪里读政法大学?”
    宋歌想了想,迟疑地说了“北京”两个字。
    北京,宋歌知道那个地方,那里是首都,一定有政法大学。
    宋妈妈便笑了:“咱们歌儿要是考去了北京,就可以去看北京的天安门。”
    宋歌一下子抱住宋妈妈的脖子:“嗯,到时候我也要带妈妈和爸爸一起去北京。”
    虽然知道孩子的话算不了数,可是宋妈妈的眼睛,突然就湿润了。
    那天晚上,宋妈妈和送爸爸谈了许多,最后宋爸爸看了一眼沉睡的宋歌,叹了口气:“咱们就一个歌儿,她能读书,就是好的。”
    宋歌的成绩很好,一路到初中,然后以年级第一的成绩考上镇上最好的高中,宋歌在村子里出了名,人人都知道宋家的丫头考上了高中。
    也是这一年,村里有人上门提亲,说是看好了宋歌。
    村里的人都知道宋歌考上了高中,这还有几天就开学了,没想到媒人上门,这是什么意思?宋妈妈虽然心里不高兴,可也不能把人往外撵,赔着笑让媒人吃点东西,解释说:“歌儿考上了高中,我们打算让她去念书。”
    媒人倒是笑得刻薄:“你们家宋歌成绩是好,可到底是个女娃子,难不成你们还要供她念大学?女儿都是赔钱货,你们呐,还是赶紧找户好人家,把她嫁了。”
    看着媒人讽笑的嘴脸,宋妈妈的脸色便不太好,心里一口气闷得慌。
    见宋妈妈不说话,媒人也知道说了不该说的话。媒人撇撇嘴,不乐意地想,她又没有说错话,这村里,有哪家供着个女娃念书的?就算是男娃,都要看着家里条件的!难不成宋家还想把个女娃当成男娃养着不成?
    宋妈妈喝了口茶,将肚子里的气压了压,才说道:“我听说城里的姑娘都是念书的,我们家宋歌又不比城里姑娘差,我跟她爸也不图着宋歌什么,她喜欢念书,就让她念去。”
    宋妈妈说的是轻轻松松,媒人心里倒是计较了,以为宋妈妈说是想给宋歌在城里找人家,脸上尽是不以为然。
    院外远远地传来轻快的牧笛声,悠扬婉转,伴着夕阳,到处红彤彤的喜庆,就连白色的牧羊身上都被洒上一层淡淡的粉色。
    院门“吱呀呀”地被推开,是宋歌这会儿赶了羊群回来。媒人远远地瞧了眼,见宋歌穿着件格子的长袖衬衫,扎着马尾辫,看不清楚模样。
    媒人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笑:“可别怪我这嘴碎,宋歌成绩再好,都是咱这村上的姑娘,就算是要嫁到城里,城里的人家也未必肯要的。”
    宋妈妈恼这媒婆。现在国家法律说了,女娃要二十岁才能领结婚证的,宋歌不过才初中毕业,这媒婆就上门。上门也就算了,可说不成亲事这话就说得忒难听!
    宋歌拴上羊圈的门,拍了拍身上的草屑,没注意屋里的人,扬声问宋妈妈:“妈,今天羊羔会跳了,一路跟着头羊……”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开心。
    等宋歌进了屋子,才发现屋里坐着个不认识的人,登时关了话匣子,只不过嘴角的笑意,一时间收不回来。
    愣了一下,宋歌索性就这么弯着眉眼,朝宋妈妈咧嘴一笑:“妈,我回来了,羊圈栓了。”
    媒人以前远远见过宋歌几次,只知道看着瘦瘦的,从来也没放在心上。没想到只是两个月不见,宋歌的身量突然拔高不少,原本没有长开的脸现在也渐渐看出些标致来。有些英气的小脸,虽然因为经常晒太阳而有些黑,可是眉间那股子慧黠是怎么都掩不住的,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,骨碌碌地转一下,都透着顶顶聪颖,虽然看起来瘦些,可真是个美人胚子。
    要说这样的宋歌的姑娘,就是嫁到城里,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。怪不得宋家两口子让宋歌一直这么念书,要是真考上了大学,那还了得?媒人知道这次是说不成亲事了,客套了几句,走了。
    宋歌站在一边,等媒人走了才问宋妈妈:“妈,那谁啊?我们家亲戚?我怎么没见过?”
    宋妈妈看着宋歌那大眼睛里闪着好奇的光,好像是地里的土拨鼠似的,一副精明样,忍不住笑了:“是隔壁村上的人,平时说上几句话,她来咱们村,就过来歇歇脚。”见宋歌还是一副探头探脑地琢磨,宋妈妈赶紧打断宋歌的思绪,“去村头看看你爸回来没,说给你去城里买书,到现在都没回来。”
    宋歌甩甩头,把黏在脖子里的发丝甩出去:“哦,我现在就去!”
    宋妈妈看着这么乖的宋歌,心里很是满足。不管这个村里的女孩子念不念书,只要宋歌能读下去,她和孩子她爸就一定让她读。总不能让宋歌这个女娃子,总在八月酷暑里出去放羊。
    看着被晒黑的宋歌,宋妈妈眼睛有些胀。
    宋歌刚到村头,就看见宋爸爸骑着自行车回来。宋歌一头冲过去,跳上自行车的后座:“爸!”
    宋爸爸也高兴地笑起来,回头看了眼宋歌,问道:“今天又去帮你妈去放羊了?”
    宋歌抱着宋爸爸的腰,摇摇头:“没有!”
    宋爸爸故意晃了下车,宋歌在后面不仅没有被吓到,反而“哈哈”地笑起来。
    宋爸爸没有回头,只是放大了嗓门:“又骗爸爸,这一天没见,你又晒黑了,还说没去放羊。”
    宋歌笑得自在:“瞎说!我这是天然黑!”
    被宋歌逗笑,宋爸爸脚下更加用力地踩了几脚,自行车一下子冲出去,速度快得带起宋歌的马尾,在风里一下子飘散开来,好像是青春散落在发梢。
    宋歌在后面搂紧宋爸爸,大笑:“爸,下次不骗你了,老是被戳穿,没意思!”反正被宋爸爸戳穿谎话,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。
    宋妈妈远远就听见宋歌的笑声,出了门来看,见了这一大一小,让赶紧洗手吃饭。宋歌口里应了,跳下自行车,取了车篮里的书就往屋里跑:“我等下就出来。”
    看那样子就知道,定然是想先看看书里的内容。
    趁着宋爸爸洗手的时候,宋妈妈把媒婆的事情说了,宋爸爸边晾着毛巾,边说:“嗯,歌儿上高中了,反正她现在还小,要是她能上大学,找对象的事情我们也不用操心。她愿意找谁就谁,挺好。”
    宋妈妈迟疑了一阵,问:“那要不要跟歌儿提提?万一她高中谈恋爱了怎么办?”
    宋爸爸看看宋歌,觉得不太可能吧?可是,凡事还是有个准备的好。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想了想,又看了眼宋妈妈,“这事,你提好,还是我提好?”
    当天晚上,宋歌吃饭的时候,宋爸爸说了一句:“上高中不准谈恋爱,好好读书,不然老子打断你的腿。”
    宋爸爸很少威胁宋歌,所以宋歌把宋爸爸的话在心里一寻思就明白了。假装傻傻地“嘿嘿”一笑,宋歌顺便再翻个白眼:“诶呀,好怕。”一手抓过一个馒头,宋歌嘴角一扯,“爸,妈,你们别担心,我还想考大学呢,不会谈恋爱的。”
    第一次正式劝导宋歌的宋爸爸登时面色大窘,宋妈妈在旁边直笑。

    推荐阅读:总裁凶猛

评个论吧: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