纵意花都

都市言情

 

一名从农村来到城里的打工仔,在混乱的都市中一步步成长起来,历经恩怨情仇,人生百态,最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?一样的打工人生,不一样的传奇故事。

 

推荐阅读:纵意花都

各种回音
  1. 说: 回复

    第1章 谁叫咱是打工仔
    贵港市,这是一座沿海的现代化大都市。在烈日的照射下,整座城市都泛着一层刺眼的白光。大街上,青年男女们穿着各式时尚抢眼的服装,展示着自己的青春活力。大概是因为时不时刮过的阵阵海风,竟没人感到这阳光有多么的毒辣,大都是一副惬意的表情。
    离海岸线不远处的一处建筑工地里,在一栋刚刚完成主体架构的楼房房顶上,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正迎风而立,只见他面向大海,双臂张开,任由狂风的肆虐。他上身穿着一件紫色的T恤,下穿一条牛仔裤,裤子上的几个口子却是在上班时给刮的。全身上下也是东一块西一块的尘土,但从他的神情里却看不到一丝的介意,仿佛早已习以为常。坚定的目光正凝视着远方的海平线。
    “总有一天,我会站在人生的最高点,让所有人都知道,我是自己人生的主宰,没有任何人可以忽视我的成就!”
    此时豪气冲天的他在心中暗暗发誓。
    当然,任谁站在二十几层高的楼顶上,吹着风,看着海,心中都会升起一股凌云壮志的气概来吧!
    可惜,当他正陶醉在自己的“人生最得意时”的意境中时,一道大煞风景的声音传来“文师傅,上面做得咋样了?怎么喊了半天都没反应呢?”无奈,他只能收起自己的雄心壮志,抱起一根水管又开始了他的生计。
    他本名叫做文采扬,今年二十一岁,才刚来这座海滨城市不久,跟自己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本家兄弟学做水电工,刚才下面叫他的那位就是了,本来应是他叫人家师傅的,可是两人关系极好,也没管那谁教谁了,都师傅师傅地喊了起来。
    下到楼下,只见一个皮肤黝黑,身体很结实的青年专心地切割着一根根水管。“喂,凯子,我们是不是该下班了?都这么大中午了,你看这楼上除了我们俩还有几个人啊?”文采扬对那青年说道。正他那挂名师傅,叫文凯。“好嘛,你收拾一下,我把这根割好就回去。今天中午你到我家去吃饭吧,你一个人也难得弄。”“不去啦!我昨晚做的饭还没吃完呢,等会回去热一下将就着吃就行了,要是等到晚上回去变了味可就浪费了,改天我再去你那蹭饭吃吧!”两人说话的工夫主收拾好了东西,洗净了身上的灰尘就下楼去了。
    来到楼下停车的地方,文采扬刚把自己的二手自行车推出来,就听见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“喂,那两个小弟,过来一下。看什么看,就是你们,正推车那两个。”文采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,那人正是这里管工地的工头,管着这工地上的一些材料,平时去他那里拿材料时没少受他的气。当着他的面大家都叫他海伯,背地里却叫的是海老狗。
    两兄弟对望了一眼,在心里腹诽了一下,只能无奈地走了过去,毕竟以后要想在这里工作顺利的话,还真不能得罪于他。
    “海伯,这大热天的你还没回去休息啊?要是把你老给热出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们可负不起这个责啊!”文凯上前说道。
    “少跟我废话,我今天刚买了几件旧家具,现在放在工地门口,你们两个去给我搬进来一下,放心吧,不是很重的。”海伯看着他们,皱眉说到。
    “哎,海伯啊,你看我们都累了大半天了,现在哪还有力气去搬什么家具啊?”文凯苦着脸说道。
    “哼,你们年轻人啊,就是缺少锻炼,不就几件家具么,能累死你们啊?况且我也不会让你们白干的,先去搬回来再说吧。难道还相信不过我吗?”海伯的声音明显有些不悦了。
    “信你才怪了,你能对我们讲信用了那猪都会上树了”文采扬在心里咒到。他一把拉住了还想跟海伯争辨的文凯。“我们去就行了,你老人家带个路吧,要不然我们等下搬错东西就不好了。”
    海伯满意地点了点头“跟我来吧。”说完就向外面走去。
    文采扬低声对文凯说道:“凯子,我们都是在外面打工的,吃点亏没什么,以后等咱有钱了就再也不用受这鸟气了。现在先忍忍吧!”
    两人跟在海伯后面,来到工地门口一看,只见门口摆着两张木桌子和一架单人床,走上去提在手里试了试。“这也叫不是很重啊?”文凯立马就嚷了出来。
    “是不重啊!我象你们这么年轻的时候,别说这么一点重的东西,就是再重上两三倍,我也是扛着到处跑。”海伯一脸的不以为然。
    “我要象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还是亿万富翁了呢!”文采扬嘀咕道。转身对文凯说道:“我来搬这架床吧,你搬桌子。”说完也不等文凯反应过来,就走到床边,深吸了一口气,身体一沉,双手抓住床沿,低喝一声,就把那床给举了起来,转身向海伯的住处走了过去。留下满脸惊讶的海伯和文凯。
    “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本事了?看那身子骨,虽然比我要高那么一些,但也没我壮啊?”文凯心里郁闷地想着。也拿上一张桌子走了进去。
    把床和桌子放在海伯的住处之后,海伯走上前来说道:“小伙子不错嘛!来来,我这有两瓶水,你们拿去喝吧,以后可还得多多帮忙啊!”
    文凯就不乐意了“以后还帮啊?你当我们是给你干苦力的啊?你这么有钱,不会出钱找人给你干么?以后有事没事不要找我们了。”转身拉着文采扬就走。
    “哼!不过就是两个打工的嘛,我让你们帮忙是看得起你们,还不知好歹了,有什么了不起的,一辈子都只能是个打工的。看你们那没出息的样,滚吧,滚吧,快滚回去别在这丢人现眼的了。”海伯对着他们吼道。
    “老东西!”文凯转身就想要冲上去动手,却被文采扬眼疾手快地拉住。
    “你给我们记好了,我们现在是打工仔没错,但是我敢保证,我要是到你这个年纪的时候绝对不是一个狗仗人势的小小的工头。哼!”文采扬那冷凛的目光一盯,海伯不自觉得就打了一个冷颤,更是被他的话气得发抖“你,你们,好样的,给我走着瞧。”
    文采扬看都不看他一眼,拉着文凯转身就走,谁都没注意到,在他刚刚站立的地方,一块散落的的方砖已变成了一堆碎渣。
    “你刚才就不该拉着我的,我老早就看那老狗不顺眼了,好不容易找着个机会真想揍他两拳。”文凯还在愤愤不平。
    文采扬叹了口气“没关系啦,不过就是几句话嘛,我们也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,要是现在动手打了他,以后我们也别想在这干活了,忍一忍吧!”
    “这道理我也懂,但我们不能就这么一直忍下去吧,哼,等这里的活做完了,一定要找个机会教训他一顿。”文凯恨恨地说道。“对了,刚才你怎么突然有那么大的力气来的,一下就把那床给扛了起来,还心不跳,气不喘的?”
    “呵呵,这也没什么啦!以前在一本书上看的,说是什么气功来的,我照着练了一下,现在也有了一点点气,做做力气活还是不错的。”文采扬轻描淡写地说道。
    “哇,不是吧!那你不是很厉害了?是不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,可以伤敌于无形之中?什么时候也教教我吧,等我学会了看我一拳打爆那海老狗的脑袋。”文凯一下就兴奋了起来。
    “拉倒吧,真要有那么夸张,我也不用跑来这跟你学水电工了。我也只能存一点点气,短时间用用还行,时间一长气用完了就和平常人一样了。再说我也不懂得运气之法,只是粗浅地哪要使力就把那气逼到哪,力一使完就没啦,想再聚气就得费好大功夫去打坐。”文采扬很是郁闷地说道。
    文凯一听,心一下就凉了半截“那还是算了,我才没那耐心去打什么坐呢,有那工夫打坐我还不如好好睡一觉呢!”
    “那也是,我还是觉得把自己的身体练好才是真的,毕竟身体才是根本嘛!好了,我先走一步啦,你慢慢来哈,反正你那车也比我这破车路得快。”说完,文采扬骑上自行车就蹬了出去。
    刚出工地没多久,文凯就跟了上来,他骑的是一辆电动车。“哈哈,我看你那车该换换了,像我这车跑着多快,多轻松啊!”
    “你那车跑得快又怎么样啊?我们来比比吧,看谁先冲上前面最高的地方。”前面不远处就是上坡路,是一段比较斜的路面。上去之后就是下坡,这样的地形在这座城市是比较少见的,当初建城的时候也没把这道坡给铲平。文采扬每天上下班的时候都喜欢在上坡这面用力地蹬上去,下坡时再让车自由地滑下,他非常喜欢这一紧一松的感觉。
    “来就来,我还真不信了,你还能跑过我。”文凯一加马力就冲了上去。
    “呵呵,加油哦,我来啦!”文采扬也是双足一发力,跟了上去。
    在上坡之后没多久,文采扬就跟上了文凯的速度。“告诉你,在平地和下坡时我赶不上你,但要是在这样的上坡路上你那车的爬坡能力可就没我的双腿厉害了。”
    “不行不行,你肯定是用了气功了,我才比不过你的,这本来就不是公平的比试嘛!”文凯还在使劲地捏着油门,但就是跟不上文采扬。
    “哈哈,难道说你用电动车和我的自行车比就公平啦?再说了,我可真没用气功,早在刚才搬床的时候就用光了,现在我凭的可是身体的力量哦。”文采扬明显有些气喘了,毕竟这么强烈的运动是很耗体力的。
    “算你厉害行了吧,好啦,我先走一步啦,下午上班早点过来哈!”两人一会就上到了最高处,文凯一溜烟地就冲了下去,这下文采扬是真跟不上了。
    文采扬将全身放松,任由自行车往下滑去,他只要保持平衡就行了。刚刚一阵剧烈的运动,现在又全身心地放松,这种一紧一驰的感觉,很爽。
    第一次点开本书的朋友请留意:
    这是我写的第一本书,在构思这本书时,贵港市这个地名是我自己想的,当时并没想到在广西会真的有一个贵港市,所以请大家不要把本书跟现实中的贵港市联想到一起去。用句俗话说:地名雷同,纯属巧合!而也因为这是我写的第一本书,前半部分还不是很成熟,大家能看就看,多多谅解。

    推荐阅读:纵意花都

评个论吧:
相关文章